对 2014 年全年的美国大片做一个社会学分析会发现什么?

对 2014 年全年的美国大片做一个社会学分析会发现什么?

2017-10-27 06:10

  (原标题:对 2014 年全年的美国大片做一个社会学分析,会发现什么?)

  2007 年至 2014 年,在美国发行的 100 部票房最高的故事片中,由女性扮演的有台词或名字的角色仅占 30.2%,这数字能吓人一跳,也就是说:银幕上每出现 2.3 个男演员,仅一位女演员能在镜头前开口。

  这是周三公布的名为《700 部流行影片中的不平等现象》的研究发现,这篇报告从性别、民族和种族各方面进行了统计研究。研究者之一 Stacy L. Smith 谈到了电影体现出的多元化缺乏现象,形容这是种“流行传染病”。这份报告由南大学新闻学院(Annenberg School)的“、多元化与社会变革组织”研究写就。

  报告中以通篇的数字说明了影片所表现的与现实脱节的社会状况,可以以《美国队长 2:寒冬战士》这样的影片为例:

  连漫不经心的观察者也能看到女性导演目前面临的现实阻碍,尤其在她们努力进军大型电影工作室的过程中。而这份报告确认了,这些不过是更大问题的局部情况。在 2014 年 100 部最高票房的影片中,没有一部由 45 岁以上的女性领衔出演。原因之一是,好莱坞最敬业的梅丽尔·斯特里普只饰演了一些配角,包括迪士尼音乐剧《魔法黑森林》(Into the Woods)。这部组合改编的童话中,至少有好几位女演员都出演了关键角色,而这在大部分电影中是不可能的,无论是合家欢电影还是其他类型。据这份“不平等报告”统计,2014 年,“未成年或成年女性,在银幕角色中只占不到 1/3,而在带动故事主线。”例如,在动作、冒险等由男性主导的超级英雄影片中,女性只占角色的 21.8%。

  报告中的很多信息,虽然有新闻价值,但并不新。此外,一些研究结果在直白地提醒人们:女性领衔主演或导演的大热影片,比如《饥饿游戏》和黑人题材的《塞尔玛》(Selma)在大量同质化的电影制作中依然是特例。艺术可以是反映生活的镜子,不过在美国主流电影中,它常常是扭曲化的哈哈镜。

  虽然女性占全体人口的一半,也贡献了一半的电影票房,但她们始终是银幕上的少数派。对某些种族而言,情况也是如此,除了在《速度与》这种电影的乌托邦中。研究发现,100 部影片中,“西班牙/拉丁”族裔占有台词和名字角色中的 4.9%。报告指出,如此低的比例与银幕下的人口统计情况差距极大:2013 年美国总人口中有 17.1%是拉丁族裔。同时,2014 年拉丁族裔在频繁观影人数中也占 25%。

  Chlo Grace Moretz 和丹泽尔·,影片《人》(The Equalizer)。

  “不平等报告”公布时,恰逢电影行业对银幕内外操作的与日俱增之时,这份报告为这些正当的提供了支持。5 月,美国联盟给州和联邦机构写信,要求对好莱坞主要电影工作室、网站和经纪公司的聘用操作进行调查。同月,党 Barbara Boxer 和其他 4 位女性给大型电影工作室发信,询问他们如何回应南大学新闻学院更早的研究报告结果——过去十年的高票房影片中,只有 4.1%由女性导演执导。

  “不平等报告”是关于电影行业实践中日益增长数据的一部分,它通过逐项研究来推行改变。Smith 博士也参与过其他相关研究。她与 Marc Choueiti 和 Katherine Pieper 几位学者曾做过一项公布多年的研究,她们与圣丹斯电影节和“女性电影人组织”(Women in Film)合作调研了女性导演面临的职业危机。“不平等报告”的调研团队后来扩大到了 70 到 80 人,多数是大学本科生。Smith 博士在周五说,是她的一名学生她开始关注电影角色对同性恋、双性恋和变性者的表现。这正说明了美国年轻人对和社会的看法倾向于派。(出于隐私考虑,她没有告知学生的名字)。

  Jack Reynor 和 Nicola Peltz,2014 年影片《变形金刚 4:绝迹》。

  如那位直言不讳的学生所说,电影观众扮演的角色如同社会活动家。“Every Single Word”就是个例子:这是演员、编剧 Dylan Marron 建立的 Tumblr 主页,通过视频剪辑来强调非白人演员的(通常非常少的)电影台词。“Every Single Word”强调的是,非白人表演者能够扮演的角色,往往是些敷衍了事的分配角色——想想那些无处不在的黑人朋友、拉丁裔服务生、亚裔超市店员,你就明白了。这并非在主流电影工作室有意表现的种族主义或性别主义。正如 Marron 上个月在《邮报》的采访中说:“我不是指哪一部电影是种族主义,也不是说这些电影制作人是种族主义者。我说的是,他们所从事的这个行业体系有着深层次的种族主义做法。”